霍华德·斯恰兹是如何拍摄最佳拳击照片

posted in: 原创, 推荐, 摄影 | 0

At the Fights: Inside the World of Professional Boxing

  在霍华德·斯恰兹(Howard Schatz)拍摄职业拳击的6年期间,他明白了拳击是一项充满勇气和束缚性的运动。当拳击者走进拳击场后,他们将面临受伤、打晕甚至死亡,而拳击场和篮球场和足球场相比,它的空间大小是非常有限的。所以,他们的移动也是非常有限的。“有些运动需要移动,就像篮球——运动员跳、跑、转身、传球和投篮,但是拳击运动实质上是闪避和出拳,”斯恰兹说,“因为拳击这种在有限范围内移动的人类运动,拍摄拳击是项很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我对此非常感兴趣。”
 
  这种兴趣也让斯恰兹写了本书,《搏斗中:职业拳击的世界里》(At the Fights: Inside the World of Professional Boxing),在书里斯恰兹讲述了拳击行业以及最优秀的拳击手——从拳击锦标赛和搏击俱乐部到经理人和推广者——256多张照片。
 
  即使从美学角度来看单帧照片不具有特殊效果,但是书中的大部分照片还是以此为主。“我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拍摄出拳击运动所具有的那种能量和力量,”斯恰兹说,“我经常说拳击运动员真正具有的是移动性和深度,然而拍摄出来的照片却平平无奇。”
 
  为了让图片表现出拳击本身的动感,斯恰兹尝试了闪光灯、布光和快门速度,甚至洒水、盐和粉末到运动员身上来制造动态效果。
 
  像第一张图片中的阿根廷拳手塞尔吉奥·马丁内斯(Sergio Martinez)肖像,斯恰兹首先计算他完成两次跳绳所需要的时间——0.6秒,然后用1个闪光灯进行0.01秒频闪,最后斯恰兹用了60次曝光完成这张照片。特殊的光线往往能制造出额外的戏剧效果。
 
  在另一张阿米尔罕(Amir Khan)的照片中,摄影师把相机放到离拳击手40英尺远,然后把盐洒向拳击手。然后斯恰兹叫阿米尔罕向挥拳以使盐有足够速度打向相机镜头,从而制造出一种喷雾效果来表现出充满能量的拍摄效果。
 
  几年前斯恰兹在完成对棒球运动员亚伯特·普荷斯(Albert Pujols)拍摄后,就开始探索这些不同的拍摄手法。照片编辑史蒂夫范(Steve Fine)层要求他有关伟大打击的频闪拍摄研究,然而斯恰兹失望地发现事实上他需要两帧来合成一张照片—— 一张拍摄击球,一张拍摄运动员。即使到现在,他还是喜欢在工作室里扮演科学家的想法。“我拍照片是自我惊奇、高兴和惊艳,所以这些重复性无尽的学习过程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斯恰兹评价自己把拍摄历程整理成书时说道,“这是一种非常丰富的教育,一种令人兴奋的经历。”
 
  霍华德·斯恰兹是一名纽约摄影师。更多关于他的作品请点击这里
 
Sergio Martinez, Middleweight  塞尔吉奥·马丁内斯,中量级选手
Sergio Martinez, Middleweight 塞尔吉奥·马丁内斯,中量级选手
 
Steve Cunningham, Cruiserweight  史蒂夫·坎宁安,重量级拳击手
Steve Cunningham, Cruiserweight 史蒂夫·坎宁安,重量级拳击手
 
Chad Dawson, Light Heavyweight  乍得道森,轻重量级
Chad Dawson, Light Heavyweight 乍得道森,轻重量级
 
Kassim Ouma, Middleweight  欧犹马,中量级
Kassim Ouma, Middleweight 欧犹马,中量级
 
Tim Bradley, Junior Welterweight  蒂姆·布拉德利,初级次中量级
Tim Bradley, Junior Welterweight 蒂姆·布拉德利,初级次中量级
 
Devon Alexander, Welterweight  德文·亚历山大,次中量级
Devon Alexander, Welterweight 德文·亚历山大,次中量级
 
Sergio Martinez, Middleweight  塞尔吉奥·马丁内斯,中量级选手
Sergio Martinez, Middleweight 塞尔吉奥·马丁内斯,中量级选手
 
Amir Khan, Junior Welterweight   阿米尔汗,初级次中量级
Amir Khan, Junior Welterweight 阿米尔汗,初级次中量级
 
W. 克利钦科(Wladimir Klitschko)  W. 克利钦科(Wladimir Klitschko)对斯恰兹说:“我不是一名拳击手;我的哥哥维塔利(Vitali)是一名拳击手。我只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会让你拍摄我的肖像,但是我不会拍摄拳击照片。”
  斯恰兹恳求道:“拜托了,至少你把你的短袖脱掉。”
  他说:“如果你也把短袖脱了和我一起拍,我就愿意。”